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转载】作家的幽默故事(名人轶事)第一辑
【转载】作家的幽默故事(名人轶事)第一辑

趣答问路人古希腊寓言作家伊索,一天遇到一个行人向他问路。行人:“我到城里需走多长时间?”伊索:“你走哇。”行人:“我是得走,我是问走到城里需多长时间。”伊索:“你走哇!你走哇!”行人想这人真可恶,于是就气愤地走了。片刻,伊索向他喊:“两小时——”行人问:“为何刚才不告诉我呢?”伊索:“不知你走得快慢,怎么知道需多长时间!”

心和舌头伊索曾当过奴隶。一次主人吩咐伊索宰一头羊,然后用羊身上最可口的部位给他炒盘菜。过不多久,伊索给他端上一盘炒心和舌头。第二天,主人又吩咐伊索用羊身上最不爽口的部位炒盘菜。过不多时,伊索端来的还是炒心和舌头。“这是怎么回事啊?”主人不解地问道。“主人啊,”伊索语重心长地说,“如果心地正直、语言公道,这便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若是用心险恶、语言龌龊,这却是所有人都厌恶的。”

真的不知道有一次,主人派伊索进城。半路上,他遇见一位法官。法官严厉地盘问他:“你要去哪儿?”“不知道。”伊索回答。法官起了疑心,派人先把伊索关进了监狱。法官办完事,又到监狱来审问伊索。“法官先生,您要知道,我讲的全是实话。”伊索说,“我确实不知道会进监狱。”法官无可奈何,只好把他放了。

低产和高产古希腊悲剧作家欧里庇得斯曾承认写三句诗有时要花三天时间。一位跟他谈话的低能诗人惊讶地叫起来:“那么长时间我可写出一百句诗呢!”“这我完全相信,”欧里庇得斯答道,“可它们只会有三天的生命力。”

与狗商量印度作家泰戈尔接到一个姑娘的来信:“您是我敬慕的作家,为了表示对您的敬仰,我打算用您的名字来命名我心爱的哈巴狗。”泰戈尔给姑娘写了一封回信:“我同意您的打算,不过在命名之前,你最好和哈巴狗商量一下,看它是否同意。”

让路德国诗人歌德在公园里散步,在一条仅能让一个人通行的小路上和二位批评家相遇了。“我从来不给蠢货让路,”批评家说。“我恰好相反!”歌德说完,笑着退到了路边。

请寄标点来德国作家台奥多尔·冯达诺在柏林当编辑时,一次收到一个青年作者寄来的几首没有标点的诗,附信中说:“我对标点向来是不在乎的,如用时,请您自己填上。”冯达诺很快将稿退回,并附信说:“我对诗向来是不在乎的,下次请您只寄标点来,诗由我填好了。”

不费神的阅读德国幻想小说奠基人库尔德·拉斯维茨,一次在回答记者关于他最喜爱什么样书籍的问题时说,他只读歌德的作品和描写印第安人生活的庸俗惊险小说。记者对这位大作家如此古怪的阅读趣味大惑不解,拉斯维茨便进一步解释道:“你知道,我是一名职业作家,总爱情不自禁地对所读的作品分析品评一番,这样做实在太费精神了。而读上述那两类书籍,则可以省去这种麻烦,让脑子完全休息。因为,歌德的作品太高超了,简直不容置评;而庸俗的惊险小说又太低劣了,根本不值一评!”

反击旅行家德国诗人海涅是犹太人,常常遭到无端攻击。有一次晚会上,一个旅行家对他说:“我发现了一个小岛,这个岛上竟然没有犹太人和驴子!”海涅不动声色地说:“看来,只有你和我一起去那个岛上,才会弥补这个缺陷!”

石头落地一天,海涅收到朋友寄来的一封很重的欠邮资信。他拆开一看,原来是一大捆包装纸,里面附着一张小纸条:“我很好,你放心吧!你的梅厄。”几天后,梅厄也收到海涅寄去的一包很重的欠资包裹,他领取包裹时不得不付出一大笔现金;原来里面装着一块石头,也附有一张纸条:“亲爱的梅厄:当我知道你很好时,我心里这块石头也就落地了。”

遗嘱1841年,海涅跟巴黎皮货店一女营业员欧仁妮结了婚。这是一个不幸的结合。欧仁妮没受过教育,愚蠢无知而且虚荣心极强。海涅对她的爱情没能使她克服自身缺点。诗人临死时,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她,条件是她必须再嫁一个人。“这样,至少会有一个人会因为我的死而感到遗憾。”海涅解释说。

妙语压倒暴发户德国小说家、作曲家霍夫曼到柏林的一个新贵家作客。餐毕,主人领他参观豪华住宅。谈到仆人,暴发户漫不经心地说他一个人需要三个仆人服侍。谁料到,小说家说他单洗澡就有四个人服侍。一个给他放好浴巾,另一个试水温,还有一个检查水龙头。“那么第四个呢?”暴发户迷惑不解地问。“噢,他是最关健的——他代我洗澡。”小说家说。

乌云与蛤蟆俄国寓言作家克雷洛夫长得很胖,又爱穿黑衣服。有一次,一位贵族看到他在散步,便冲着他大叫:“你看,来了一朵乌云!”“怪不得蛤蟆开始叫了!”克雷洛夫对雍肿的贵族说。

野兽能代表我说话克雷洛夫的寓言很受读者欢迎,写得既多又好。一次,朋友称赞他说:“你的书写得真好,一版又一版,比谁都印得多。”克雷洛夫笑着回答说:“不,不是我的书写得好,是因为我的书是给孩子看的。谁都知道孩子们是容易弄坏书的,所以印的版次就多了。”有人问他为什么选择野兽来写,他说:“要知道,我的野兽能代表我说话。”

反正赔不起克雷洛夫生活很贫寒。一次,他的房东与他签订租契,房东在租契上写明:假如克雷洛夫不慎引起火灾,烧了房子必须赔偿15000卢布。克雷洛夫看后,没提出异议,提笔在15000后又加上两个“0”,房东一看,惊喜地喊道:“怎么?150万卢布!”克雷洛夫不动声色地回答:“反正我也赔不起。”

音乐和感冒俄国作家赫尔岑在一次宴会上被轻佻的音乐弄得非常厌烦,便用手捂住耳朵。主人解释说:“对不起,演奏的都是流行乐曲。”赫尔岑反问道:“流行乐曲就一定高尚吗?”主人听了很吃惊:“不高尚的东西怎么能流行呢?”赫尔岑笑了:“那么,流行性感冒也是高尚的了!”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法令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一次在信中诙谐地对一位朋友说:“如果我是沙皇,我就公布一项法令:作家要是用了一个自己不能解释其意义的词,就剥夺他的写作权利,并且打100棍子。”

妙答沙皇一次,沙皇下令召见乌克兰诗人谢甫琴科。宫殿上,文武百官都向沙皇弯腰鞠躬,只有诗人凛然直立。沙皇大怒:“你为什么不向我弯腰鞠躬?”诗人冷笑着说:“陛下要见我,我要是像他们一样弯腰鞠躬,你怎么看得清我呢?”

回敬贵族小姐俄国诗人普希金成名之前,一次在彼得堡参加一个公爵家的舞会。他邀请一个年轻漂亮的贵族小姐跳舞,这位小姐傲慢地看了年轻的普希金一眼,冷淡地说:“我不能和小孩子一起跳舞!”普希金没有生气,微笑着说:“对不起,亲爱的小姐。我不知道您正怀着孩子。”说完,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

装病有一天,一位长得很丰满、穿得很漂亮的太太来看望俄国作家契诃夫。她一坐下来,就装腔作势地说:“人生多么无聊,安东·巴甫洛维奇!一切都是灰色的:人啦、海啦、连花儿都是一样。在我看来什么都是灰色的,没有欲望。我的灵魂里充满了痛苦……这好像是一种病……”契诃夫眯起眼睛望望面前这位太太:“的确,这是一种病。它还有一个拉丁文的名字:morbuspritvorlalis。”这句拉丁文意思是:装病。那位太太幸而不懂拉丁文。

图文摘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蒙城县篱笆文举百货超市  电脑版  手机版  蒙城县篱笆镇宋圩村东李炉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