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名人轶事——老舍
名人轶事——老舍

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满族正红旗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国现代小说家、作家、语言大师、人民艺术家,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代表作有《骆驼祥子》《四世同堂》《老张的哲学》《赵子曰》《二马》等。

你可曾还记得《骆驼祥子》中这样一句话:“这世间的真话本就不多,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没有胭脂的年代,女儿的脸只为情郎红,可后来有了胭脂,便分不清是真情还是假意。”老舍先生的文字蕴含着丰富感情,他用一段段简洁的文字慢慢诉说着一个个故事和道理。或许我们对老舍的印象还是与北平,北平话和《骆驼祥子》等作品有关,但跳出老舍先生的作品,我们还可以发现老舍先生生活中的一些趣事。

催稿

抗战期间,北新书局出版的《青年界》,曾向作家老舍催过稿。老舍在寄稿的同时,幽默地寄去了一封带戏曲味的答催稿信:元帅发来紧急令:内无粮草外无兵!小将提枪上了马,《青年界》上走一程,吠!马来!参见元帅。带来多少人马?来个字!还都是老弱残兵!后帐休息!得令!正是:旌旗明明,杀气满山头!

在《忙》一文中,老舍写道:“懒,在现实的社会里,是必然的结果,而且并不比忙坏”,看来习惯于“懒”的老舍,催稿趣事还有很多。

“现挂”

“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在重庆举行文艺界同仁联谊晚会时,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老舍来段相声!”这就像是突然的袭击一般,让人毫无准备,但是老舍并不慌张,而是在身边左看右看,一下子便相中了相声演员欧少久。说什么呢?老舍略微思索后说道:“反正相声就是一捧一逗,你随便出上句,我接下句。”随后两人便上场。

欧少久说:“咱俩来个对春联。我的上联是——坐着走。”老舍说:“坐着怎么走啊”欧少久接着说:“你老舍先生来我们这儿做客,临走时,我给你雇辆车,你坐着走。”老舍说:“哦,这叫坐着走。好,我对下联——起来睡。”欧少久说:“起来怎么睡啊?”老舍回道:“那天我深夜回家,家里人等我不及,先和衣睡了。我唤他们说,我回来了,起来吧,起来睡。”这一段“现挂”不禁令人叫好。

“夫子风流爱赤梅,月明不待美人来。晴霞红日花如海,枝是珊瑚珠是苔。”老舍的《赠陈叔通》开头一句不由得让人想起胡絜青,胡老酷爱文艺,嗜爱绘画书法,这首诗便是题于胡老所画的红梅上,关于两人,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

老舍夫人曾回忆说:“老舍是个最幽默最能说的人,我从来都只听他说。那年暑假,他的三个好朋友轮流请我们吃饭,吃了三顿饭,见了三次面。开学后,我收到老舍的信,信里说,我们不能老是朋友请吃饭才能见面。现在你也有笔,我也有笔,咱俩就由笔谈起,来互相了解。于是,我们就开始通信。一写就是八十封。老舍又说,咱俩不能光通信不结婚呀!你也岁数大了,我也岁数大了,你要觉得我还可以,咱俩就结婚吧。后来我们就结了。”

老舍的趣事还有很多,关于美食的,关于养猫的,关于教育的……我想对于老舍来说,生活是有趣的,从他的文字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他对北平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

“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他爱那青灰色的城墙,他爱那小羊圈胡同的人家,他爱生活中的草木风物,人间烟火。而我们,爱他笔下的人物与故事,爱他来自生活中的风趣与幽默。

来源:山师大图书馆志愿者

蒙城县篱笆文举百货超市  电脑版  手机版  蒙城县篱笆镇宋圩村东李炉34号